十五岁那年,周淑玲成为抗联小战士———

她传送的情报让队伍缴获了弹药

来源:辽宁日报作者:张 昕责任编辑:杜汶纹
2017-09-26 14:49

抗联老战士周淑玲。 (照片由李勇提供)

提示

采访周淑玲可谓一波三折。由于春节之后的一次肺内感染,已经98岁高龄的老人家一直住在医院里。周淑玲的小儿子李勇考虑再三,在采访的前一天决定由自己来讲述父母的革命故事。

不一样的“九一八”

李勇的母亲周淑玲,老家在黑龙江省宝清县三道河子,“九一八”事变爆发那年,周淑玲只有11岁。幼小的她亲眼看见日寇残害村民,烧杀掠夺无恶不作。就在那时,周淑玲的心里种下了对侵略者仇恨的种子。之后,周家祖孙三代都参加了抗联,家里成了抗联队伍的地下联络点,在抗击日伪军的战斗中,先后牺牲了7位亲人。李勇说,母亲每次说起“九一八”事变后家乡遭受的苦难,眼神中满是痛苦。

李勇的父亲叫李铭顺。在李勇心中,父亲是战争年代能冲锋陷阵、和平年代能默默耕耘的大英雄?!熬乓话恕笔卤浔⑹?,李铭顺在东北军吉林军区二十六旅六七五团五营二连当兵。他所在的团驻防在牡丹江南的铁岭河一带。李铭顺在回忆录中记述:“事变的消息传来后,东北军广大士兵义愤填膺,纷纷要求与日寇决一死战。东北军士兵大都是东北人,一听说日寇占领了自己的家乡,烧杀掳掠,无恶不作,有的吃不下饭,睡不着觉,有的流着泪找到营长、团长,诉说保家卫国的决心,要求开往前线消灭日寇?!?/p>

当时日寇很快占领了辽宁、吉林两省的主要城市,又到了哈尔滨。东北军的战士们恨得咬牙切齿。李铭顺认清了国民党不抵抗的现实,逢人就讲自己的革命观点,很快,军营中形成了一股坚决主张抗日的力量。不久,李铭顺以出早操为名,带着一个排的战士出了村子。这支自发抗日的队伍战斗在万达山区,驰骋在三江平原上,同日伪军进行激烈的战斗。

最难忘的两件事

与父亲直接杀上战场相比,母亲抗日是从做地下情报员开始的。李勇告诉记者,母亲15岁时开始为抗联传送情报。

在周淑玲的记忆中,有两件事是她这一生最引以为傲的。一件事是有一年秋天,三叔扛着一个大麻袋回家,并把它放在房顶藏了起来。三叔前脚刚走,日本兵后脚就到了。他们没找到三叔,却抓住了四叔并百般折磨他,要四叔说出三叔的下落。当时周淑玲意识到这事肯定和那个麻袋有关。她爬上房顶,打开麻袋一看,里面全是炸药、手榴弹和抗联的红袖标。身体单薄的周淑玲不知哪来的力气,连拖带拽把麻袋拖到屋后藏了起来。没找到三叔、也没找到麻袋的日本兵走到门口扇了周淑玲两个耳光,算是泄了愤。虽然挨了打,但听说麻袋里的物资被运到了抗联三十二团,在战场上派上了用场,周淑玲心里高兴极了。

另一件事发生在有一年冬天的傍晚,周淑玲在自家附近发现了十几辆日本卡车。警惕性很高的她躲在山头仔细观察,发现车上装的是被服和弹药等物资。当时抗联的斗争条件异常艰苦,这些物资若能送到抗联战士手中,那可是解决了大问题。周淑玲赶紧将情况报告给抗联领导。第二天,埋伏许久的抗联战士在伏击战中击毙20多个日本兵,缴获了不少物资。

后来因为汉奸告密,日伪军把周淑玲家的房子烧了,周淑玲为了躲避抓捕来到抗联第三军。这期间,周淑玲先后得到父亲、三叔、五叔战死的消息。尽管亲人的牺牲让她悲痛欲绝,但周淑玲一直认为,中国绝对不能被日寇占领,为了反抗侵略,牺牲生命也是值得的。

1938年,在抗联第三军,周淑玲与志同道合的团长李铭顺结为夫妻。在艰苦的环境中,他们先后失去了两个孩子。

经历一次次生死考验,周淑玲始终坚持着。1939年11月,他们撤到苏联。日本投降后,夫妇俩终于回到了祖国。

轻触这里,加载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