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防大学教授访谈手记:英雄回家,泪雨滂沱

来源:中国军网作者:刘群责任编辑:杨红
2016-07-20 23:55

英雄回家,泪雨滂沱

人固有一死,或重于泰山,或轻于鸿毛,用之所趋异也。

——司马迁

今天是两位牺牲在维和前线的英雄李磊和杨树朋灵柩回国的日子,今天的北京,大雨滂沱。

刘群教授

我参加中国军网、国防部网直播的迎接维和烈士遗体回国视频节目。牺牲的两名战友中,一位是李磊,照片中看一脸稚气的模样,天真地笑着。李班长曾是他的班长,李班长是四级军士长,今天在录制时一脸凝重,谈起李磊,他说:“李磊是个非常好的兵,勤奋好学,总是带着笑脸,对于修理业务精益求精?!崩习喑は不督趟?,李磊进步也非???。手把手带出来的兵牺牲了,使老班长心情非常沉重。李班长近些日子微信留言几乎都是悼念留言。有一个帖子留言道:今晚我哭了N次了。

李班长也是一名维和老兵,话语不多。作为一名技术精湛的老兵,他曾三次赴外执行维和任务。李班长是专门为录制节目而来,下午四点多录制完毕,他打算坐晚上的火车回部队。这位多次派赴任务区的军人,比我们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更加悲痛,那是一种从内心一直渗透到眼神之中的悲痛。

几乎所有的联合任务区都是高危艰苦地区,不同的只是威胁方式和到来的时机。与联合国维和任务区一样,南苏丹是一片贫穷落后且战火四起的土地,殖民地的历史给这片土地带来太多问题,长年的冲突使无数的生命在这里消失。在这里,四五十度的高温,随时可能响起的枪炮声,无时无刻不提醒着人们这是一片仍然被战火灼热的土地。我当年在西撒哈拉的岁月,深深体会过那种环境的恶劣:没有饮用水,四五十度高温,厚厚的迷彩,全副的武装……

22岁的李磊已经在部队度过了五年光阴,他的人生成长期几乎都是在军营度过的,这个一脸淳朴的战士,还没有受到社会习气沾染,就抱着建功立业的想法,匆匆地去了万里之外的异乡。出国维和对于这名士兵而言可能是一个浪漫的梦想,李班长回忆说:我从任务区回来,李磊就缠着我问这问那。说,班长下次维和带着我呗。经过自身的努力和严格的考核,李磊终于踏出了国门。

李磊的牺牲让我再次深思“生命”这个似乎不合时宜的话题。在这个普遍追求物质利益、理想迷失的时代,李磊这一群年轻人,却为了世界和平而毅然献身。相比之下,那些为了升官发财而无所不用其极的贪官污吏,和那些投机钻营的苟且之辈更显渺小,我相信:伟大总在平凡和低微处。李磊虽然年轻,但人格却如莲花般高洁。

今天在河南机场,举行了盛大的接机仪式,当红色国旗的灵柩缓缓抬起,我感到一阵阵心痛。生者很难理解逝者的意义,和平的环境使我们不习惯面对危险,但是在维和任务区,却是随时都面临着失去生命的危险,生与死之间仅有一纸之隔。李班长回忆,在一次任务中,初次遇到冲突时,腿哆嗦得几乎站不起来,使劲地用枪托撞了两下,才站起来,投入战斗。我也回想起当年在西撒哈拉穿越雷区时的场景,还是能感觉到一阵阵后怕。

活着回来的人谈起来都是很轻松的,只有亲身经历的人才能体会出其中的真实。所谓的理解是建立在相似的经验和体验基础上的。世界上最难的就是理解,两位战友的牺牲,好像没有唤起太多的震动,大多数人没有体验那种高温酷暑、疾病肆虐,甚至连水也保障不了的环境。李班长说:在任务区有一次得了疟疾,采用当地的办法喝了羊奶,然后在中午埋在沙里,身体中的虐原虫就全消灭了。据说,李磊牺牲时,因为战火重燃,他都没有能吃上一顿像样的饭。

生死一瞬,二三十岁的生命,人生之旅才刚刚展开,就落下了。我在西撒哈拉时,埃及队友曾多次谈到生死。但是对于无神论者而言,对于一位年轻的中国士兵而言,生命究竟意味着什么?究竟是什么力量使他宁肯冒着失去生命的危险而义无反顾呢?

刘群教授在访谈中

年轻人就像早晨的太阳,朝气蓬勃,今天参与录制节目的是一群风华正貌的年轻人,他们都毕业于名牌大学,有着优秀的学历,怀着美好的梦想,从事着最有创意而挑战性的新型媒体行业,忙却快乐着。如果不发生意外,李磊想必也会这样阳光地生活着。

李磊们走了,我们还活着,我们这些活着的人几乎没有时间来想一下生命的意义。记得乔布斯曾在演讲中说:我每天都站在镜子前问自己,如果今天是生命中最后一天,我应该怎么度过。他说:总有一天这句话会得到应验。如果我们的生命不仅仅是一种存续的状态,不仅仅是维持活着的需要,甚至追求感官的享受的话,如果我们认为在此之外还有什么更高的意义的话,那么这就是两位烈士能给我们的启示。这些淳朴的战士可能并没有太复杂的想法,却为一种崇高所召唤,去寻求生命的意义。

访谈期间,节目主持人问李班长,维和士兵是如何入选的。李班长说,首先是个人申请,经过层层的考核才获得资格。所以,维和在某种意义上是一种选择。李磊的这种选择缩短了生命的长度,但是它却使短暂的生命发出了耀眼的光辉,使我们这些在日常的琐碎中斤斤计较的人无地自容。我记得李班长说了一句话:我对于生死都感到有些习以为常了。这位老兵曾多次出生入死,抢险救灾,数次维和,多次面临生死考验。这些经历使他年轻的脸上满是凝重。

灵车启动,两位英雄要回到他们熟悉的军营了,遗憾的是阴阳相隔,他们再也看不到昔日的战友了,看不到班长为他哭红的双眼……

如果有天堂,愿这些崇高而纯洁的灵魂在天堂得到安息!

作者简介:刘群,海军大校,经济学博士,国防大学国防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、教授,国防大学优秀中青年骨干。

(注:文中李班长为四级军士长李建杰,和牺牲的维和战士李磊是一个班的战友,有过3次维和经历。)

轻触这里,加载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