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一南:如何在和平年代淬炼一名真正的战将

来源:“时局策”微信公众号作者:金一南责任编辑:武千妍
2017-06-21 09:52

将军是如何产生的?这是一个古今乐道而又引人遐思的话题。古语言:一将功成万骨枯。说明一名优秀的战将,必是在无数次战争中成长起来的。金一南教授此文,旨在用一个个真实鲜活的事例,阐释“将军发于卒伍”这一古老朴素的真理,句句精彩,字字珠玑,我们原汁原味呈上,以飨各位看官。全文1万余字,通读大约需要10分钟,但如夏日品茗,异常解渴!

我们平常讲,没有打不倒的兵,兵败如山倒;但是就怕打不倒的将,强将手下无弱兵,打仗就是打将。对我们今天来说,这是颇有道理的,这也是一个难题,怎么样把最适合的将领培养选拔出来,这是世界性的难题。

刘伯承元帅始终认为,要建设一支现代化的军队,最难的是干部的培养,而培养干部最难的又是高级干部的培养。我们说战争准备、装备准备、工事准备、经费准备、部队准备,刘帅讲最艰难的是军官的培养,这是最艰巨的战争准备。

“军事教育绝不单是基础教育,而是战争教育”

苏军在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有五名元帅,伏罗希洛夫、布琼尼、耶格罗夫、布雷赫尔、图哈切夫斯基,二战期间毫无建树,都没有贡献。国内革命战争时期,这些都是英雄啊,尤其是布琼尼,骑兵军太著名了,秋风扫落叶。保尔·柯察金的梦想就是加入布琼尼的第一骑兵军。二战期间却毫无建树,五个元帅都毫无建树。二战发生之前,耶格罗夫、布雷赫尔、图哈切夫斯基三个元帅被枪毙,只剩下了两个元帅,伏罗希洛夫、布琼尼,相当于国防部副部长、国防人民委员会副主任、人民委员。布琼尼是西南方面军前方总指挥,反对撤退,斯大林也反对撤退,导致了西南方面军全军覆没。

伏罗希洛夫

这些元帅很英勇,不错,但作战经验过时了。教育,必须提升教育,哪怕是原来卓有成效的指挥员。军事领域,特别是战争领域,成功不会简单地复制,过去成功不一定意味着未来成功,这一点对我们来说特别重要。为什么要教育?如果我们不搞军事教育,如果我们过去是成功的,能保证我们未来的成功,那么搞军事教育干什么呢?

1979年自卫还击战,当时40军政治部副主任叫宋子佩。他后来写了本书叫《生死28天》,2014年出版。书中提到一句非常好:“走出虚幻战争,打赢未来战争,不要拿头脑里面的虚幻战争,以为未来战争就是过去那套一样,完全不一样?!本陆逃?,不同于地方教育,完全不同。军事教育绝不单是基础教育,而是战争教育,是War College,而不是军事教育,不是Military College;一定强调的是走出虚幻战争,打赢未来战争,这应该是军事教育的核心。

先看美军在和平时期对军人的教育。美军的几个军校:National War College、Army War College、Naval War College、Air Force War College。我们的标准翻译是:国家军事学院、陆军军事学院、海军军事学院、空军军事学院。但美军的真正叫法是:国家战争学院、陆军战争学院、海军战争学院、空军战争学院。

我问我们的外事处、外交学院,对方都是War College,都是战争学院,而为什么我们翻译为军事学院呢?得到的解释是军事比战争的外延更宽,战争就是打仗那点事,军事还包括和平、协调、管理等,都是属于军事范围以内的事情。我说人家不是别的,是教战争的,我们却翻译成军事学院,对方在和平时期就叫战争学院,进行战争教育。

关于教育,邓小平同志讲了三个面向——面向现代化、面向世界、面向未来。

美军的军事教育系统不是这样面向的,是面向战争、面向对手、面向未来。面向未来跟我们也不一样,美军是面向未来的对手,面向未来的战争。

英美的军事教育都是这样,英国的这些军校从资格最老的桑赫斯特皇家陆军学院开始,一入校都是战争教育。美军也是如此,美军的各种军校,从西点、安纳波利斯海军学院,到空军官校,到陆军参谋学院、海军研究生院、陆军战争学院、海军战争学院、陆战队大学、空军大学、国防大学,全部都是战争教育,就是打赢教育。这是对方高度集中的地方。

在美军学院里面,对手是谁,和对手进行什么样的战争,未来战争的模式是什么,都在研究这个问题。我们很长时间对手是谁?回答,没有对手。国防大学隔壁是中央党校,2009年、2010年、2011年,我们有将军去中央党校讲课。讲完课,中央党校的教务处给我打电话,说金教授赶紧派人来讲啊,你们的将军已经来讲过了,说我们的军队没有对手啊。美国不是,日本也不是,台湾是中国人打中国人也不行啊,哪有对手,没有对手。听得地方省部局干部目瞪口呆:军队没有对手了!那要军队干什么?!我们对手是谁?搞不清楚。跟对手打什么样的战争?也搞不太清楚。军事教育是干什么的,与地方教育的区别在哪里?我们要特别注意这个问题。美军的教育,不是面向过去,不是面向和平,不是面向和谐。这一点我们要特别地注意。

轻触这里,加载下一页